40岁的小酒馆
来源:网投星钻 | 作者:二狗蛋儿 | 发布时间: 2018-07-19 | 5201 次浏览 | 分享到:
嗯,40岁那年,我会放弃掉所有的一切,去开一家自己的小酒馆——你有故事,我有酒,还有菜,你可以随时来,我可以随心意。
  等到40岁,我会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去过一种我想要但是现在只能想想的生活。
  那个时候,大概左腿已经纹了很多有趣的纹身,有最美的太阳、好看的星空,或者可爱的咖啡馆名称,还纹了终身信条,满满的一腿,从脚踝到膝盖,密密麻麻,但是不乱,每一个纹身都极具意义和想象,每一个都是我经过的人生纪念。

  可能也开始在最珍贵的左臂纹下一个可爱的名字或字母,它们藏在一副生动的画面背后,象征着此生挚爱,弥足珍贵。象征着另一个十年开始的这个纹身,同样慎重又特别。

  在城市热闹的东区买下一间不大不小的门面,里里外外红砖灰墙,买来油漆、涂料还是乳胶漆之类的,带着用报纸折好的帽子把墙涂上深灰色,然后再拿各种彩色的漆一点一点涂鸦,想到什么就画上去什么,不用想,不用规划,就是随着心意,随心所欲。

  我,会开着车去很远的地方买回一个又一个物件,也许是破旧的但是善良温暖又有趣的前任店主的吧台;也许是会为了几只奇形怪状的杯子就耗在玻璃厂还是琉璃厂之类的地方,一待一整天,甚至还央求着师傅去学习怎么做玻璃杯子,看那些歪七扭八的杯子成型,然后和师傅乐歪了嘴;也许是跑了很多很多地方买回了带着各种故事的桌子、椅子、沙发,也许也会有《最后的我们》中周冬雨和井柏然最终丢弃了的那个红黄相兼的沙发一样的那种;也许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待了很久很久,找了好多好多酒吧,就为了学会最多的调酒方式,也自创了乱七八糟的好喝的鸡尾酒,然后骄傲地带着回到店里……

  也会反复练习自己拿手的油焖大虾,然后再学习各式各样的中西式菜品,或者干脆就乱做一通,把那些看上去花花绿绿的蔬菜、水果随着心意一通乱放,然后炖煮出一锅香得惊人的饭菜;又或者干脆是什么都不学,就等着店开张了,随便谁来,不管菜单有没有,都围起围裙站在灶台前洗手、做饭——可能还真得看看烹饪APP,但依然不影响饭菜的口感和食客的兴致。

  嗯,40岁那年,我会放弃掉所有的一切,去开一家自己的小酒馆——你有故事,我有酒,还有菜,你可以随时来,我可以随心意。
  也许你来的时候,店门紧闭,只挂了一个小小的木牌子——店主出游,少则半月,多则余生,想来就随时来碰碰运气的那种牌子。

  也许你来的时候,正是清晨7、8点的样子,却发现店里的门早早开了,还飘出了羊杂碎、烧麦和焙子的味道,店里花腿花臂的我正拿着刚烧好的一壶热水冲泡不知道又是从哪里淘来的磕得斑斑点点的黄色茶壶里的浓艳的砖茶,这早点也许就这个早上能吃到,之后大门最早也是11点缓缓打开。

  也许你来的时候是午夜,却看见酒馆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围着一个脚边还放着行李袋的人,入神地听她讲遥远的地方带回的神秘奇闻;也可能是那个出去很久的归人,拿了把墙角的著名吉他,用一副好嗓子唱得人泪流满面;又或者那个做饭好得不得了的人,站在吧台后面的厨房门口喊了一嗓子“谁要吃独门秘制冷面”,便呼啦啦吸引过去一大帮子吃货垂涎欲滴。

  我也会趁着大家的眼耳口鼻都被吸引走的时候,偷偷把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拍好的照片找好一面墙——那墙可能色彩斑斓,也可能复古怀旧,又或者时尚前卫,反正就是随着心思在店里找了这么一面墙,然后把那些照片按照地图上所在的位置用钉子钉好,再喊一嗓子“来来来,有谁有去过我没去过的地方,今天的酒菜就免单”,然后看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又饶有兴致地研究照片,抱着臂和旁边的人说着自己去过哪里……


  小酒馆时而中午营业,有时下午开门,或者一整天都沉寂着,却在午夜为寒冬里匆匆回家的人,开一扇能照出暖洋洋的昏黄灯光的门。
  也可能,那个不大不小的古怪的小酒馆就那么一直一直关着门,因为古怪的店主正和心爱的人在北欧的玻璃房子里分享一张棉被,看极夜里的星空和烟烟袅袅的极光,然后接个长长久久的吻……



我们从一件珠宝开始,我们从第一个包装盒开始,我们从第一句迎语开始,我们渐渐走进了您的世界,“我们”渐渐变成了无数个“她”。一年后的今天,网投星钻在更多女性心中重下一个种子:关注心声,追随心声。

注:本文为信誉第一网投平台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插图来自:DOOOOR 设计网。 

关键词:网投星钻 她说 二狗蛋儿 40岁的小酒馆
网 址:www.hering-cn.com

信誉第一网投平台 - 最值得信赖的十大娱乐平台